2018年8月13日 21  
+李❤️德❤️胜❤️粉❤️丝❤️群❤️看💓桂❤️圆❤️在❤️线❤️家❤️暴♐️㊙️㊙️㊙️ Alexandra: +❤黄❤时❤瑄❤卫❤星❤看❤老❤彭❤殉❤情❤+❤陈❤庶❤康❤看❤耿❤大❤风❤一❤只❤羊❤亲❤嘴❤.avi❤ 镜照玉烟: +琴❤️秋❤️姐❤️V❤️信❤️看红四❤️总指挥㊙️织毛衣㊙️❌   2018年8月12日 30  
  2018年8月12日 8  
  2018年8月11日 1 2  
  2018年8月11日 1 9  
【玄亮十世·民国AU篇】命中天机 隆冬的北方总是千里冰封。整个山上除了露出的一点青松叶尖,已经看不见别的颜色。青松有时候也不堪重负,时不时弯一下腰,挂在叶子上的雪就哗的一下落下来。每当它们弯一弯腰都会被山里的一队人当做潜伏在山里的敌人,反应快的早已经端起枪,无辜的青松总是应景的继续摇一摇。为首的被他们吓一跳,他轻声说:“稍安勿躁,放轻松些。”但没什么用,他们今天要去土匪窝跟人要粮,相当于虎口夺食。 队尾有人念叨:“还不如直接给他们打猎呢,土匪可比老虎吓人多了!” 那个时候的刘帅还是小刘,脸上是没什么表情,可别人就是他生气了,他走到队尾,照那人就是一巴掌:“灭自己威风!” ...   2018年8月8日 63 22  
  2018年8月6日 1  
  2018年8月3日 4 4  
  2018年8月2日 5 13  
  2018年8月2日 9  
  2018年7月30日 216  
  2018年7月29日 8 2  
  2018年7月29日 12  
  2018年7月27日 5  
  2018年7月27日 12  
【玄亮十世活动】一宣 玄亮圈粮食主页: 有道是三生石上姻缘定,三生三世不负卿,今却又显十世镜,观天命,易前世,策今生。 第一世,玄幻 用我三千苦果,换你一世虔诚,从此六道轮回再也困不住你 《生生》by @一笔青史定长安 试读部分: 男子看着远方天边的异象,饶有兴趣的勾了勾唇,一口饮尽了杯中清液。 “五彩霞光现,天地气运显,不知又有什么强大的存在,要诞生在这世间了。” 男子眼中的兴趣之色愈发浓重。 “也罢,去看看吧。” …… ...   2018年7月26日 236 2  
GM人永远是年轻 Alexandra: 天气已经开始逐渐转凉了,天色也变得昏暗下来。他站在城楼上,已经有些吃力地挥着手。 他看着广场的上的人群。他们都很年轻,绿军装红袖章,手里拿着个小小的红色封皮的书。年轻的人群向自己投来无比热切的目光——这目光他感觉得真真切切,因为他也用过同样的目光注视着别人。 那是什么时候呢?他眯起眼睛来慢慢想。啊,对了,那时候他还很年轻,跟现在欢呼...   2018年7月23日 40 2  
  2018年7月18日 16 4  
wei ni 历险记篇1 你为什么这么优秀? 是串串啊: 全篇题记:那些平时依序和并列发生的事,都积压在一个又一个的历史分叉口释放出力量。 习熙悉系袭昔, 熙系习系,喜熙。 昔熙徙西,习嘻,希习玺熙锡, 熙喜,西悉曦戏,习喜。 觋系熙系,阋, 熙袭觋,隙,觋屣徙西。 习希玺,牺熙。 熙牺熙媳,唏觋喜熙媳。 惜熙兮! 注:玺,玉玺(皇权) 锡,九锡(丞相) 曦,红太阳(太祖外号) 觋,老鬼(王的号) ————某大佬 卫再一次在睡梦中听见雨滴叩击声,细致绵密。 惨白的月光把花木的剪影贴在地面上,清晰而突兀。医院的寂静令卫感到身体的麻木,而他略作扭头的希...   2018年7月17日 39  
  2018年7月16日 23 3  
  2018年7月15日 54  
  2018年7月10日 14  
  2018年7月8日 16 7  
  2018年7月4日 18 6  
我亲爱的党,生日快乐   2018年7月1日 16 1  
  2018年6月26日 44 7  
临渊羡鱼 五 丞相府忙着人员调度为夷陵善后,尽管刘备在白帝城与成都通信频繁,流言却还是漫天乱飞,官员们倒是愈发慎言。此时不同往常,丞相府被洛阳摆了一道。局面终于稳定下来,诸葛亮立刻起身就去白帝城了。 当时属官和他说城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结果丞相完全不在意,这不像是他的行事作风。属官以为丞相并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所以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于是他又跟丞相说了一遍,丞相皱着眉头说,我又不是神仙,悠悠众口怎么堵?属官着急道:“难道就任由他们胡乱猜测吗?” 丞相拿毛笔头点点公文:“把你该做的事情做好。” 如今他有点不顾一切的奔向白帝城,然后风声又起,丞相大人...   2018年6月20日 53 4  
  2018年6月2日 40 11  
  2018年6月1日 21 4  
  2018年5月30日 58 10  
【陈粟】我与上司的二三事(三) 过渡章的小李还是很惨...   2018年5月29日 20 10  
  2018年5月28日 55 5  
  2018年5月27日 41 12  
【知乎体/刘林】我与上司的二三事 *AU 你身边有哪些秀恩爱秀到丧心病狂的情侣? 普通员工小李: 谢邀 卡在这个时间段邀请我回答这个问题,真是... 秀没秀不知道,但说到520被虐的经历,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 言归正传,大家都知道前阶段毛氏集团和蒋氏集团神仙打架抢占东北市场的事吧,我借这个机会进了毛氏集团东北分局。面试的时候正好赶上我们公司的刘参也就是我现在的上司过来视察,不知道我哪特殊,他一眼就叨着我了,说这小伙子不错,以后你就留我身边吧。当时我真的超兴奋!差点就原地爆炸了!后来罗政 委(我们主任,绰号政 委)跟我说是...   2018年5月24日 41 5  
临渊羡鱼 四 高产似母猪 刘备去东吴的时候,诸葛亮也去好好送了送。 在此之前他是不同意刘备轻举妄动的,刘备摆摆手:“随它去。” 也不知道这幅什么都不在乎的腔调是跟谁学的,不过在别人眼里倒是豪气干云,直夸刘备有一方霸主的风范。诸葛亮不悦,但也没说什么,而是准备和亲事宜。 自诸葛亮从东吴回来,其他人对他的态度有很大变化。就像是通过了某种考验,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使唤起来相当顺手,这是他高兴的。 按照刘备的意思,荆州事宜全权交与诸葛亮,可是关羽偏偏给他摆阵势,诸葛亮没上场而是直接认输了。他给关羽打了半年下手,刘备回来时,他...   2018年5月23日 39 14  
临渊羡鱼 三 刘备稍稍闲下来,刘琦就忽然重病,巧的让人心里发慌。刘琦昏迷时,他也曾在他可怜的侄子的塌前照顾过几日,因为愧疚,至于为什么愧疚他不愿意深想。那天他例行去看刘琦,正好医官还没走,他拉着医官问问情况,结果医官说了几句官话。他把医官送到门口,借机又问了一遍。医官说大公子时日无多,让他尽早准备。这话他有点接受不了,怔了怔,谢了医官,又笑着进去。第二天他带着自己在街上临时“抓”来的大夫给刘琦号脉,大夫告诉他,是中了毒,至于什么毒,号不出来。刘备皱皱眉头,暗下决心要找个高明的医师替刘琦解毒,这个大夫会瞧人脸色,他摇摇头。刘备缓过神问他:“为什么这幅表情。”大夫摇头:“已经晚了。”刘备不语。打发野大夫走后他又...   2018年5月13日 19 1  
临渊羡鱼 二 一提起文人带兵,他们总能想起赵括,而他们现在又把他搬出来安在诸葛亮身上,结果闹的满城皆知。处在漩涡中的那个人正忙的脚不沾地,完全不理会这些风言风语。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刘备知道流言有多可怕,以前他是不畏惧的,因为他是个坚定的人。到如今他遇见了个他在乎的,放不开手的人,这不能不让他担心。当事人却总是一副任尔东南西北风的样子。他在想,一个坚定的人,遇见另一个坚定的人,这辈子恐怕就要一条路走到黑。可这又多幸运,撞南墙也有人和你一起,一起头破血流,不死不休。以前碍着他的面子,没人敢把这话撂在刘备面前,如今传到这个地步任谁也忍不住了。政 议一开始,就有人劝谏刘备,书生涉军万万不可,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好...   2018年5月8日 38 4  
临渊羡鱼 一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这是个短篇合集系列,可单篇食用哦 正文:初春的隆中竹柏开始抽芽,远远一看是连成一片的嫩绿。河边的泥土松软潮湿,该是雪融化后流进地里,冬天时候确实下了一场大雪。雪下的急得很,在空中就抱成一团而后敲在地上。这个时候都该待在家里围着火炉取暖,可偏偏有人在下雪天出门访友。奇怪的人也许不在少数,一路上的酒馆好像都很热闹,也许只有这样特殊的天气才能勾起他们的才情。刘备听着酒馆里的歌声,无奈的摇头,自己不爱读书,自认没什么才情,却要在这样的天气出门访友。一月前收到的邀请函,当时自己一口答应下来,现在又不能厚着脸皮反悔。还是老天看自己不顺眼。他不是一个怨天尤人的人,相反他很乐观,这个想...   2018年3月6日 52 7  
【双关/年下】还是白开水 白开水喝多了会撑哥俩互相伤害亚楠小姐姐是我的,她很好。已经十二点了,关宏宇还没回来,关宏峰在床上趴着趴着就睡着了。关宏峰被关宏宇按在胡同角落里操的时候还顾虑着往自己膝盖底下放衣服,关宏宇对他的冷静显然很不满,扭着他的脖子就来了个深吻。他记得他的初吻就是烟酒混杂的味道。不会换气,姿势很难受,他被吻的要窒息。烟酒混杂的湿吻,关宏宇……关宏峰眼前迷蒙了一下,然后确定这不是梦,才伸手推他。关宏宇显然是不想放开他,手脚狠狠钳制着。关宏峰自暴自弃想着这些日子委屈他了,反正他醉了也不会记得。关宏峰安安静静的,关宏宇明显顿了一下,然后松开他,起身坐在床边抽烟。关宏峰的声音从他背后传过来:“把外套脱了,别抽烟。...   2017年10月8日 137 7  
【双关/年下】白开水 没滋没味一个错误。每次关宏峰不受控制的想起年少时的那一夜疯狂都会皱着眉头提醒自己。关宏宇又喝多了,关宏峰怕他妈担心,大晚上自己穿上衣服就跑出去接他。刚才还谈论着操男人有多爽,眼前就出现个白白净净高高瘦瘦的男孩儿。关宏峰想着自己是哥哥,无论如何都是自己的错。所以当关宏宇捂着脖子问昨天他喝酒妈发现没,他只是边收拾书包边摇摇头。可是这些年,他始终无法忘掉那一晚。他把这种忘不掉的记忆,划在与他师妹总是出现在他眼前一类,是愧疚。停电的那一瞬,他睁着眼睛看见的是伍玲玲,闭着眼睛就是那晚的肢体纠缠,和关宏宇的那一抹坏笑。他被逼的走投无路,大汗淋漓的缩在墙角抱着脑袋大口喘气,所以关宏宇开门他也没听见。关宏宇一   2017年10月7日 109 7  
【曹刘】青梅煮酒 别管我,我疯了伤心病狂系列求两位老板别祥瑞我……曹操看着衣带诏,整个人都着起来了,刘玄德,你可真有本事。他搞了个突然袭击,推门进去看见那个有本事的正在给菜园子浇水。浇水能浇满脸也是你的能耐。“玄德。”刘备转过头懵一下,曹操像在看好戏。“丞相?您看我这……您稍等。”曹操趁这个空档让人把酒具都摆上,眼睛不知道往哪飘,一手扶着膝盖一手在桌子上打节奏。刘备收拾的干干净净,曹操心情好些。“你什么身份,以后别干这个。”“我不像您,我这点儿俸禄,弟弟偷去喝一顿酒就不剩多少了。”曹操对身边的侍从招手,侍从低下头。“你一会儿回去,照一年的俸禄拿。”“是。”刘备笑道:“多谢多谢。”曹操指他:“缺钱直说,在我眼皮子...   2017年10月4日 133 21  
君子之交 @伊蕾聆音 恶心你 第六盘马良以为诸葛亮进宫是为了解释,这边拿着钧旨就去拿人了。诸葛亮对刘备笑道:“臣今日在宫里,不碍事吧。”刘备求之不得,傻笑着说:“不碍事,不碍事。”第二天两个人一起早朝,大臣们群起逼问为何这么快就将法正斩首。刘备脑袋轰的一声,眼前发黑,浑身发软,大臣们再说什么也听不见了。诸葛亮冷声道:“他犯那几条大罪天下皆知,难道还要本相跟你们商量要不要杀他不成?”大臣们最不满这个人,但也无话可说,一个个都低下头。静,诸葛亮看着高位上还没缓过神来的刘备,轻轻道:“退朝吧。”诸葛亮走上去,抬手摸摸他,刘备把他的手扫到一边:“别碰我。”诸葛亮冷笑着捏着他的下巴,逼他看自己:“你...   2017年10月3日 56 66  
君子之交 第四盘张松从曹操那回来整个人都是丧的,诸葛亮告诉刘备:“好好待他,他会回报你。”刘备拿出吃奶的劲儿演,然后他得到了一张图纸。他拿着这张烫手的图纸彻夜未眠。庞统劝他,不要白不要,刘备就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儿。庞统写信给诸葛亮,叫他从临烝过来。诸葛亮一到屋里,刘备就想通了,他想不通恐怕要死更多人。诸葛亮和庞统很满意。等着刘备的还是失眠,他想带庞统入川,毕竟荆州这个大后方是他刘玄德的根基。这个道理浅显但他还是怕诸葛亮多想。晚上刘备抱着诸葛亮摸摸蹭蹭,诸葛亮转过来一脸嫌弃:“主公,你长虱子了吗?”你当我是牛吗?!我这明明是挑逗啊!你这人怎么一点儿情趣都没有!我这么明显了你都看不出来吗?!“没有……”“那...   2017年10月3日 44 27  
君子之交 先定个小目标,明天完结第二盘刘备在长坂坡上看着悠哉悠哉的诸葛亮真的气不打一处来,他难道没有心肝的吗?为了让自己对他言听计从他就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吗?其实诸葛亮怕的要死,他的腿都在抖。脑子里回想着他父亲是如何在曹军的刀剑下被划的没有一处好肉,最后在他怀里痛苦的死去。这是他一生的梦魇也是驱动他去完成大业的原力。这么多年他都用面上的冷漠来抵抗恐惧,这个是最管用的,想着自己不害怕也许就真的不怕了。他抬头看着刘备,在新野时刻护着暖着他的人如今也恨着他了。确是自己太过了,那现在是不是应该表现得悲戚一点儿才好?他抱着腿,低头看自己的手,酝酿半天也不管用,他有点儿着急,死死的咬着嘴唇。就在他纠结的时候,忽然撞进...   2017年10月2日 49 9  
君子之交 第一盘刘备账下多了个门客,每次议事都坐最后一个位置滋滋喝茶水,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偏偏刘备喜欢,每次都把他单独留下再议。将军的榻上也换了人,每天当个宝儿似的供着。关羽相当不满,他喝多了和张飞一众念叨:“你们说,大哥成天抱着个冰块儿他不冷吗?”简雍嘴损:“可不是,我被他看一眼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第二天就伤寒了!”众人大笑。关羽边笑着又灌一杯:“去你的吧,净扯淡!”张飞撇嘴:“不过宪和说的也不是摸不着边儿,那个诸葛孔明啊,是没啥人情味儿,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孙乾也点点头:“我跟他接触的多一点儿,这人才能绝对没问题,就是这个性格啊……”关羽把耳杯撂在案上:“就是惯的!”简雍强烈同意:“就这读书人才浑...   2017年10月2日 45 14  
戏-目录版 第一场 第二场 第三场 第四场 第五场 第六场 第七场 第八场 第九场 第十场 十一场 十二场 十三场 十四场 十五场 十六场 十七场 十八场 十九场 终场   2017年9月29日 111 9  
终场 ———————————————————— 诸葛亮想着自己粮草不济,想要和司马懿打持久战就得自己种田。 司马懿手底下的将军们一个个儿气的直骂娘,人家把地都种到眼皮子底下了,这边连眼睛都不敢眨。司马懿闭着眼睛悠哉悠哉的捋胡子。 诸葛亮的身体已经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医官们操碎了心,可就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后来给他们逼的直接炼丹去了。他眼睛看着公文,心里想的全是以前的人和事,墨从笔尖滴落却浑然不觉。直到姜维在外面请见他还没缓过来,他一脸迷茫的看着姜维,姜维叫了一声丞相,他才反应过来。他捏捏眉心:“不知为何,我最近总是想起先帝,思绪乱的很,心也静不...   2017年9月29日 77 18  
你贝吃醋日常 好久不更日常了,这个比较啰嗦,玄亮在后面,我喜欢狗血英雄救美,别嫌弃奥,哎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赤壁过后荆州初定,人心未稳,诸葛亮把荆南三郡都跑了个遍,可算安抚了这群名门豪族。即将返回临烝,他倒起了别的心思。他带几个近卫就往大街上跑,自己倒是玩儿的开心,几个近卫心惊肉跳。离老远就看见一堆人围着个圈儿吵吵闹闹,他本无心,路过的时候却感觉不妙,这不像普通的争吵。诸葛亮抬抬下巴,近卫上前去给他硬开个道儿。果然,一群官吏对一个较为消瘦的男孩儿拳打脚踢还出言侮辱。近卫去把他们拉开,他们的头儿带着人就赶来,人们一看来人就全都散了。小吏们连滚...   2017年9月29日 77 37  
短小十九场 action因为诸葛亮回了成都,上到刘禅下到百姓都想着好好过个年,一来给他洗尘二来想让他多沾点儿喜气儿,兴许病就好了。诸葛亮看这群人热情高涨,面上的笑也确实多了。刘禅在宫里大宴群臣,他又喝的满面红光,气氛很热烈。诸葛亮看他们洋相百出也跟着呵呵笑。刘禅眼睛一瞟就看见有个人格格不入,坐在角落里奋笔疾书,他走过去,所有人都目光都跟着帝王走。刘禅端着个漆耳杯踉踉跄跄的走到向朗身边坐下:“向将军,歇一会儿吧。”向朗自街亭后被诸葛亮免官,不到半年就又升迁,虽然不再让他上战场,却让他兼领史官,每天编撰史书。向朗笑道:“手下人都回家了,臣替他们一天。”刘禅点点头,又看他的竹简:“朕能看看吗?”向朗...   2017年9月28日 30 26  
@伊蕾聆音 山西煤老板 十八场 action诸葛亮在成都养着,可是身体就是不见好转。刘禅带着担心去微服私访,结果带回来一群巫蛊术士。他们听说丞相身体老不好就在刘禅耳边吹风:“陛下,丞相得的不是病,而是因为他逆天而行,这是最耗身子的。”“何止耗身子,那可是损寿的事儿!”“北伐就得杀人,丞相杀孽太重了,阴魂就缠着他不放。”“嗯!我看也是!丞相的杀气离老远我都闻见了。”刘禅被哄的一愣一愣:“那……那该如何是好?”“丞相就应该远离朝政,好好静养,也别去北伐,那是一国丞相该呆的地方吗?”小太监插嘴:“哎呦,可不是,可真给您说着了!丞相在军营里成天成宿的那么熬着,再好的人也...   2017年9月27日 58 21  
 
 

© 栗子 | Powered by LOFTER